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268彩票 > 运行管理 > 建设历程

中水六局尼尔基施工局好人好事二三事


发布时间: 2003-09-13来源:尼尔基公司作者: admin 本文被阅读

机运队的老李头。


他,五十多岁,喜欢戴一顶迷彩军帽,微胖的身体总是穿着一身很不起眼的衣服。健谈、开朗的性格使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了许多。第一次接触他的人总有一种像是多年未谋面的老朋友,所以大家都亲切称他老李头。


他就是溢洪道项目部机运队队长李朝清。1969年到四川安装队工作以后,又到过宽甸转运站、永久设备库、水车、宽甸北市场、 丰满、双河,直到如今的尼尔基,从来都没离开起重工种,从开始的班长到今天的队长,始终在生产第一线。


李队长实在、耿直、倔犟,曾跟领导吵过架,他说那全是为了工作。他曾自作主张地让开门机的老司机带徒弟。96年在丰满许多川籍的老师傅相继退休,当时两台门机只剩3名职工,而四方司机却人满为患。他建议领导让开四方的改开门机,他当师傅。领导让他签责任状,他毫不犹豫地签了。将多余的四方司机转到门机的岗位上,为分局培养了许多一专多能的技术工人。


在工地,哪里有重、难、苦、险的活儿,哪里就会有李队长身先垂范的身影。在双河工地,车间班是他经常驻足的地方。曾被誉为双河工地上的“铁军车间班”,人数不多,却承担着整个工地的钢结构和埋件的制作安装,以及拌和楼、砼泵、水泵和各种管路的安装维护任务等,工作量大且繁杂。他总是和年青的小伙子摸爬滚打在一起,几十米高也会毫不犹豫地攀上爬下。去年底在双河大坝部位拆卸有150吨重的540门机时,因40吨吊车不到位,只能用工地的一辆16吨吊,风险和困难程度之大可想而知。李队长采用卷扬牵引配合吊车吊道,既快又安全。为了吊运安全,零件被拆的十分零碎。整台门机光20一22#的大螺丝就达4000多个,有的螺丝已经锈死,李队长站在高高的架子上用大锤狠砸,光锤把就用了六根。在他的精心组织下,仅用了5天时间,这顶天立地的宠然大物化整为零。


李队长是个热心肠,工人有事,只要他知道,肯定帮忙。今年3月初,刚刚从太平湾来尼尔基的一位同事突然接到家里的电话,父亲重病住院。他满面愁容,被细心的李队长看了出来,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后,从自己工资里拿出800元,让他火速去看望病重的父亲,感动的他不知说什么好。李队长说:你得靠工人创造财富,所以你得待他们好。


李队长95年在丰满任机运队队长,从88年至95年期间,机运队队长换了一个又一个,他接任时已经是第17任了。从他上任的第一天起,他就下决心管理好这支一百多人的形如散沙的队伍。针对队里的许多“刺头”和工作散慢的职工,进行谈心、开导。对臭硬到底的顽固职工严加处理,不念私情。大家说他“傻”,敢给上司的亲属穿“小鞋”,而他自有他这么做的道理。他说:“人都有顺应大多数的心理,大多数理顺了,少数人自然就好了。”慢慢地,工作抓出了眉目,人也得罪了不少,随着工作的理顺,生产进度和质量也有了明显的提高。被他得罪过的人都对他有了善意的理解,也都默默地支持他的工作。今年,各队都搞承包,队长都有挑选工人的权力,李队长让别的队长先要,李队长说,“人在于管理,不在于好坏。”


李队长已经53岁了,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。蓦然回首,他已经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走过了三十三个春秋,他感慨万千:我这个人脾气不好,性格又直,这些年得罪老鼻子人了,但都是为了工作。咱是工人,辛苦是应该的,拿工资得对得起良心。


高架门机上的女司机


在尼尔基水利枢纽发电厂房工地上,那一架架着色不同的高架门机,直指云天,威武雄壮。由6台高架门机、2台大型履带式吊车所构成的门机群,个个伸展着长臂,抓举十几吨重物如探囊取物,覆盖了整个厂房的工地。这群“钢铁巨人”的操纵者,其中有9名是水电六局尼尔基施工局厂房项目部的女工。尽管她们操纵这些“大力士”运作自如,但要比男同志付出更大的艰辛、更多的汗水。


驾驶门机,需要有“力气、勇气、灵气”和“专心、耐心、细心”。在这群门机中最高的从地面到驾驶室的高度为35米。顺着阶梯往上爬,因活多活急要紧走,发生故障就不知上下往返多少次,经常背着配件和工具负重攀登,没力气不行;蹬上驾驶室,居高临下,“一览众山小”,遇有狂风暴雨,雷声大作,车体摇晃,大有波涛泛舟之感,没有勇气不行;驾驶门机,安全责任重如泰山,对紧急情况和意外事情,必须作出快速、果断地反应,没有灵气也不行。还要对门机性能、驾破技术、故障排除、安全系数等要熟练掌握,需要专心;日复日、月复月地困在驾驶室里,并且或左或右、上上下下地操纵, 需要耐心;厂房机坑门机密度大,对周围环境来和设备本身要体察入微,需要细心。这些女司机,个个都具备了这些素质。


心灵的窗户是眼睛。在具体操作中,关键要耳听八方,眼观六路。由于调运的方向、位置千变万化,或高或低,或前或后,或左或右,这样的立体吊运,需要时刻“俯视、仰视、侧视”,每一吊都需要“注视”。


今年3月,厂房项目又增添一台l260型和一台540型门机。因为需要安装的这两台门机,一台高大,一台所居位置高,而安装新门机的门机相对“个子矮”。于是,吊件组装时,需要仰脖扬头一个劲儿地往上瞅,一边手脚并用,把握操纵杆。时间稍长,便双眼发涩发花,心慌呕吐。组装部件需要吊运精确到位,手脚稍微一动,吊物就移动不少。一件件、一次次不停地吊运,令人脖酸眼痛,一天下来,她们头晕脑胀,饭都不想吃,在床上需要闭目养神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。特别是在暑期大规模砼浇筑时,9名女词机支撑了垂直运输的“半边天”,门机无遮无掩,任凭烈日烘烤,摸着钢架都烫手。驾驶室里电风扇无能为力,如蒸笼般,挥汗如雨。她们早餐不敢喝稀粥,专拣干的吃;上车前干净一次大小便,上车后不敢多喝水,因为怕上厕所,中午让别人捎带的简单饭菜吃不了多少,一天12个小时不停的忙碌着。广房项目部曾创日浇砼2000多方的高产纪录,军功章里就有她们的一半。


这些女司机在工作中尽展水电六局女工的风采,但在生活中,她们的心并非象“钢铁巨人”一样坚硬,对远方的丈夫和孩子的牵肠挂肚,往往令她们夜不能寐,思念的泪水只有在被子里偷偷揩拭。作为母亲,她们抚育孩子成长的功劳,也只有一半吧,另一半献给了水电建设事业。


今年厂房施工计划砼浇筑近20万方,垂直运输任务更加艰巨。这些女司机,包括和她们并肩战斗的男司机,将一定能共同携手完成所有材料和砼垂直运输任务,因为她们都有一腔爱岗敬业的热血和百折不挠的灵魂。


爱护设备的人


三大系统项目部二队检修车间副班长蒋波,负责零配件加工和筛分系统运行检修工作。他对设备精心爱护,使设备完好率达到95%以上,利用率达到90%以上,全年无任何事故发生。


蒋波从事车工工作已有二十多年,积累了大量的工作经验,但他仍不满足现有的技术,仍坚持学习,工作之余常常看书给自己充电。他对设备保养十分重视,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检查床子、清扫床子,看是否该加油、零部件是否松动。车间加工任务十分繁重,既有机械配件加工,还有拌和楼加工件,只有设备工作性能达到规定要求,才能保证零配件加工按时完成。堆料机对轮柱销经常磨损坏,蒋波就及早加工出几组以备用。正是他对工作认真负责,对设备精心爱护,使他的车床多次荣获红旗设备称号。


我的师傅栾广利


接到去尼尔基工地上班的通知,得知又要回到师傅的身边,我的心别提有多高兴。


算起来,从山西万家寨引黄工程一别三年有余。当时,师傅去了四川,从此,我们师徒二人再也没有见过面。说心里话:这么久,真的好想念师傅,好感激师傅以前对我的教诲。


我是89年上的班,当时我们几位技校毕业生同时分到丰满一处钢模二队电焊班。上班的头天晚上,队里让电焊班的几位老师傅各带一名徒弟,几位同学都各自选了师傅。也许是我师傅平时的面孔太严肃,又或许他是班长,就剩下我和他,也许这就是缘分吧。从此,我便成了他的徒弟。后来才发现,跟他学徒别提多糟,整天多干活不说,工地上哪危险,哪样活复杂,哪就是他工作的地方,不用说,我也得跟着上。有一次切割钢板,稍微割走了线,便被师傅训斥一番:“干了这么久,还是那点水平,眼睛长哪去了。”压在我心头的一股火终于爆发了:“不就偏那么点吗?有啥!”说实在的,当时我真想改行。再后来,我跟着师傅制作了丰满三期全国首例围铃围堰、丰满三期弧门室等一次次大型钢结构项目,每次都能圆满地完成上级交给的各项任务。


后来,我放假回到宽匍基地,偶尔有一天上街,看到广告牌上写着:某广告公司急招焊工、钳工,便试着去应聘。老板问我是什么工种,我回答是水电六局电焊工。他对我说:“我们做的是大型广告牌,几吨重的钢结构,准备安装在黄椅山公园下国道旁,这可是面子活,你光是焊工怕是不行。”我便跟老板解释,我不但会焊接,也可以下料。谈好价格后,我便找了两名小工配合,从下料、焊接、安装到制作完毕,比老板提出的工期提前两天完成。老板很满意,直夸奖我:“你们六局工人不愧是专业化队伍的技术工人

编辑:admin